<b id="56bvz"></b>
    <rp id="56bvz"><input id="56bvz"></input></rp>
    <b id="56bvz"></b>
    <b id="56bvz"><sub id="56bvz"></sub></b>

      <i id="56bvz"><wbr id="56bvz"></wbr></i>
      1. 默认冷灰
        24号文字
        方正启体

        正文 第八百四十一章御营

        作者:兰彻二世分类:历史军事书名:大唐再起直达底部
        一秒记住 00有爱小说网 www.miumoutlet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00ui.cc

            “陛下,万万不可——”

            李淮不见欢喜,反而一脸惊恐地拜下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哦?说说理由!”皇帝不以为意,轻声道,似乎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钓鱼这件事上。

            见此,潘崇彻感觉皇帝怕是怒了,连连向李淮示意,铃铛大小的眼睛差点就挤兑成了独眼龙,把他这个武夫累得慌。

            李淮则微微摇头,表示并无大碍。

            他本来就是远支宗室,在邕州长大,又读了些许书,在广州煽动国子监学生,又一手瓦解了潘崇彻的西北军,反倒是与潘崇彻有了交情。

            爵位虽然是福清男,有点低,但在宗室中也是定有的,毕竟没有军功,但作为军机处大臣,皇帝的参谋,可以说位卑而权重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臣妄言了!”

            李淮抬头看了一眼皇帝随意的表情,不由得说道:

            “且不说,五军都督府掌控天下兵马,仿若中原的枢密院,但兵部却分了许多,两者相互制衡,若军机处突然干涉其中,怕是耽误了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况且,军机处拢共才几十个人,哪能掌控那么多兵马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李嘉大笑,看着李淮,言语道:

            “此话倒是有一番道理,这般,就再设一个御营使司,专门负责管理天下禁军大事,具体的管制,与都督府一般无二,只是更细则些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陛下圣明!”李淮连忙拜下,背后已经生出一层细汗,一旁的潘崇彻也口呼不止,显然,他也晓得军队体制大变样了。

            五军都督府将与御营并立,合掌天下大权,而且,禁军的名字,将改成御营。

            毕竟老是称作禁军,与中原的有些重复,反倒是不美了,自然就有改变的道理。

            而此时,潘崇彻也渐渐回过味来,都督府不知不觉,竟然失去了禁军之权,自己作为目前都督府最高的官员,竟然没反应过来。

            事已至此,还能如何?

            瞧着皇帝优哉游哉地钓鱼,他哪里敢放出一字来?惊扰了皇帝,脑袋不够砍的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练兵大营,就交给兵部吧!”皇帝轻声道:“反正兵部粮食多些,就算不多,去户部要也轻便许多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是!”两人哪敢不从,只能应下。

            得,练兵权,又被剥夺了,五军都督府损失惨重。

            随即,两人退下,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可有的忙,分割权力,与兵部交接,提设大营,总而言之,虽然皇帝说的简单,但权力的事,自然千头万绪,一时半会还真忙不过来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李学士,这般看来,不忙碌个几个月,还真的下不来!”

            潘崇彻苦笑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此次御营使司的确立,倒是关键的紧,军机处到时候会帮忙的,潘都督莫要焦虑!”

            李淮摇摇头,笑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这便好!”潘崇彻笑道:“某粗识文字,刚上任不久,哪里能懂这些,等几个都督就任前,还是多麻烦学士了!”

            拱拱手,潘崇彻这才离去。

            李淮看着其虎背熊腰的身影,笑着摇摇头,心道:识时务,又粗中有细,难怪能爬到现在的高位。

            待其两人离去后,李嘉这才道:“这些时日,让射声司和皇城司仔细盯着御营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诺!”田忠应下。

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    李淮从皇城中离去,上了马车,一阵冷风袭来,他浑身打了个冷颤,不知不觉,内衣已经湿透了:“回家吧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是!”马夫快步而去,

            一脸疲惫坐下,李淮感觉这一会儿,就累得不行。

            刚才皇帝虽然说把禁军放在军机处下,话虽然好听,但实际上却暗藏了不少杀机,其中的警告意味,也分外的浓厚。

            说到底,军机处只是参谋,涉及军队太多,容易引起忌讳,平日无事,战时显威,就是这般道理。

            一路上,京城分外的喧闹,来往穿戴长袍的格外的显多,熙熙攘攘,好一派热闹景象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人怎么那么多了?”李淮情不自禁地问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老爷,四月可是春闺,进士考试呢,天下的举子都汇聚在京师,当然热闹地紧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马夫笑着说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神武五年的春闱,想必是热闹许多!”

            李淮微微一笑,捋了捋胡须,笑道。

            待他回到了家中,就见自己儿子,一个十五六岁的翩翩少年,温润如玉,模样俊秀,浑身满是读书气,望之就觉得欢喜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父亲!”李夏迎接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进屋再说吧!”李淮摇摇头,说道。

            很快,父子两人就来到了书房。

            李淮。也毫无避讳的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讲给儿子听,然后问道:“可知为何分拆都督府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依儿子所猜想,无外乎五军都督府的权力太甚了!”

            李夏沉声道:“尤其是即将迎来一些地方上的大将,如李信等人,他们要军功有军功,要人脉有人脉,若是还让他们掌控都督府,怕是军队就得易主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!”李淮赞叹道:“自古以来,权力就是在制衡的,若是失控,对于朝廷来说就是莫大的伤害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宰相势大,乃有尚书省分权,后又设中书省,再是门下省,如今倒是中书门下合一,总是反反复复,这就是权势罢了!”

            与儿子分析了一波形势,见其面色冷静,若有所思,李淮这才问道:“今科可有把握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你今年也不过十七,学问虽然长进的很快,到底是磨练不过那些读了十几年书的,今科不中,可待来科,莫要坏了身子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父亲放心,今科反而是更容易一些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李夏微笑道:“这几年虽然增多了不少的举人,但估摸着也不过两百来位,录取进士名额,可有近六十位,殊为难得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而若是等到下一科,那举人又得增多,越发得难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你说的也有些道理!”

            李淮沉声道:“如今这两年,朝廷扩土数千里,如江南、蜀地这般的精粹之地,文人如过江之鲫,数不胜数,竞争怕是更大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说到底,咱们岭南湖南,也不过是蛮荒之地罢了,有学问没多少,国子监去年也不过五六个举人,十来个秀才,成材何其难也!”
        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        热门小说: 超级怪兽工厂 最强妖孽升级 反叛的亡灵契约者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兽血暴君,我有种! 进击的大电影 神通主宰 法师国度 小演员的王妃奋斗史 风渊剑
        凯时国际app客户端|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