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 id="56bvz"></b>
    <rp id="56bvz"><input id="56bvz"></input></rp>
    <b id="56bvz"></b>
    <b id="56bvz"><sub id="56bvz"></sub></b>

      <i id="56bvz"><wbr id="56bvz"></wbr></i>
      1. 默认冷灰
        24号文字
        方正启体

        正文 第189章 求活

        作者:夜雨久醉分类:玄幻奇幻书名:你的属性我做主直达底部
        一秒记住 00有爱小说网 www.miumoutlet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00ui.cc

            他可怜惜惜地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他让你带我们去哪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说是带出城,城外有一片林子,我们在那里汇合,把人交了就没我们什么事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那好,现在你带着我们去那里,把任务顺利交接了就没你的事了,如果你敢把我们的事报告上去,就别想活着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江宁郑重地警告他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好,好,只要不杀我,我什么都听你的。”伙计现在死的心都有,他真后悔接这个破任务。

            他在安南城潜伏了五六年,从来没接过什么正式任务,这次被安排做这个任务他还兴奋了很久,以为自己终于等来了机会,可以做一点成绩让上面看看,也不会总在这小城里待着。

            安南城算是安南宗的后花园,并没有其它势力争这里,他们这些潜伏的人主要任务是防止其它门派的探子混进来。

            安南宗极度排外,他们不想让别的门派的手伸到自己的后花园。

            安南城在安南宗的势力范围内也不算大城,只是离安南宗最近,才被安南宗当成是自己的核心势力范围,但也没有用心经营过。

            现在的安南城城主还是安南宗宗主指派的,他没派宗内的人,而是指派了一个金丹期的散修,这事许多人不解,宗主易天衡也从来没解释过。

            城主也不是易天衡的朋友或亲友,而且城主在经营安南城时,还有脱离安南宗的意思。

            易天衡从来没把安南城当成自己的核心势力来培养,他给安南城指派了重税,来盘剥安南城本就单薄的潜力。

            在易天衡心里,安南城更像他的一个玩具。

            伙计表了忠心,江宁从储物袋里拿出一颗绿色的丹药,“吃了它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这,这,少侠,我真会听话,你别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别废话,让你吃就吃。”江宁一把塞到他手里。

            伙计没办法,只好怯怯的拿起来,不情愿地吞下去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这是一颗噬骨丹,如果十天之内没解药,你就会化了一摊血水,从这里世界上消失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啊,少侠饶命啊,我什么都听你的,求你别杀我。”伙计吓坏了,不断的求江宁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别害怕,这只是以防万一,你送完我们就在客栈等我们,我回来就会给你解药。

            江宁身上的毒丹还真不少,这都是从永生之地获得的,他把这些资源分门别类的放在不同的储物袋中。

            这些资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用到。

            伙计点头如捣米,忙不迭的答应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时辰去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就现在。”伙计忙说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好,那就现在去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江宁三人跟着伙计出了安南城,树林离这也就十多里,四人飞着很快就到了。

            伙计是筑基一层的修为,刚入筑基期时间长,据他自己说,是因为他一次做任务时偶得了一枚筑基丹,就悄悄留了下来,正好他炼气圆满,回来服了筑基丹后就成功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后来他就被提升为一小队的小队长,刚才被杀的几个人都是他的手下。

            他们平时不会聚会,彼此并不熟悉,他从上面接到命令,再传达下去。

            这还是他们小队第一次合作做任务,没想到一队人就全没了,剩下他一个光杆司令。

            伙计不是安南人,原来是个散修,修炼的功法是从死人身上捡的,稀里糊涂就有了修为,混迹在散修的圈子里。

            听说安南宗招人,才去了安南宗,后面因为资质不好,并没有被收入门中,却被当成了密探培养。

            说是密探,实际上就是炮灰,像他们这种有点修为,资质又不好的人很多都被安南宗收为了密探,之后撒到各大小城池中去,负责打探消息。

            有时候也会接到刺杀某些人的命令。

            不过他从来没接到这种命令,安南城也没有这样的人值得安南刺杀,要杀也是光明正大的杀。

            江宁问他家里还有什么人。

            伙计长叹了一声,“没了,我炼气七十九年才筑基,家里的长辈早不在了,来到安南城后也没成家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伙计是个没有安全感的人,混迹散修圈子时,经历了太多的黑暗,对人性已经失去了信任,现在让他找一个普通女人过活他不愿意,可有修为的女修又看不上他这种,有点高不成低不就,就这么一直单身,有钱就去青楼、赌坊,从来不留钱过夜,也算潇洒。

            来到小树林的一片空地,江宁三人用绳子自束起来,伙计坐在边上,现在他也不太害怕了,看江宁这人也不是恶人,还挺好说话,就和他攀谈起来。

            说些他当散修的经历,顺便讲一讲安南城附近的地理和散修圈子。

            伙计很健谈,不知不觉两个时辰过去了,一个大胡子带着五六个人都穿着安南宗的法衣进了树林。

            他们刚进入树林,江宁就发现了,他和莫晴她们假装晕过去,躺在地上不动了。

            伙计站起来,有点紧张,他在心里给自己打气,一定不能玩漏了,这可关乎自己的小命。

            大胡子来到空地,看到地上躺着的三个人,盯着伙计,他眼神犀利,好像一只鹰一样。

            伙计笑着迎过去,“胡队长,这三人就交给你了,我还有事,就不奉陪了。”他想早点溜,不让对方更多观察,这样才不容易露出破绽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等等。”大胡子声音很粗,平常说话也像吼出来的一样,非常震人。

            伙计往后退了两步,被震的一阵耳鸣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胡队还有事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就你一个人,你们小队的人呢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都被我打发走了,我这次下的药量足,没有一天他们醒不过来,人我带到了,剩下的事你来做,我走了。”伙计转身就走。

            胡队长也没拦他,挥手让手下的去扛江宁他们。

            伙计加速离开,飞出了他最快的水平,不管江宁他们是准备被带回去动手,还是现在动手,都没他的事了。

            他盘算了这事一了结,自己就离开安南城,再也不回来了。

            但愿安南宗不会追杀他。

            江宁想过现在动手,之后再像对付伙计那样对付这个大胡子,可觉得不太把握,所以就没动手,让他们把自己三人带走。

            大胡子带着江宁三人飞向安南宗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也以为是什么厉害的人物,没想到是三个雏,一点迷药就被放倒了,堂主也太小心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如果伙计的任务失败,大胡子就要带人进安南城去把这事摆平。

            神堂主给他的命令是尽量抓活的。

            他这次出来,带的人不多,可都是好手,几个人都筑基圆满的人。

            安南宗这样的好手也不多,堂主能给他指派这么多人,足见对这事的重视。

            三人被带到一处地牢里,被丢到里面,之后大胡子就走了。

            江宁醒过来,地面是一整块禁灵石铺成,有点潮,一个不大的石室里关着他们三个人。

            这里一点光都没有,也听不到任何声音,静的针落可闻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是不是玩大了?”莫晴把身上的绳子丢到地上,站着小声问。

            江宁也解开绳子,从铁栅栏往外瞅了瞅,这里就这么一间牢记,是个很小的地牢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这是普通的铁,很好破开,我们就等着他们来人吧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江宁摸了摸身上的铁柱,不是什么特殊的金属,就是普通的铁,这种牢房还关不住他们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这地方真潮,地上都湿湿的,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。”莫晴报怨起这里的环境。

            狐汐敲了敲四壁,“用的是禁灵石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江宁想不明白,这种普通的牢房,不像是关重要犯人的地方,只要有点修为就能破开,连个阵法都没有,也太看不起他们三人了。

            江宁拿出三个蒲团,给她们一人一个,自己坐一个,“修炼吧,这里灵力还可以。”

            他一点都不担心出不去。

            可能是三人被迷药迷倒,他们觉得三人太嫩了,就没太重视。

            第二天中午才听到外面有开门的声音,大胡子的声音先传进来,“堂主,这就是三个雏,还用得着您亲自来审问,交给我就行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他们杀了少宗主,我要向宗主有个交代,你们在外面等着,我亲自去会会他们。”

            神堂主金丹修士,不怕三个筑基的犯人,很自信地走了进来。

            门被关上,神堂主手里拿着一颗夜明珠,来到牢房外面,把夜明珠放到石壁的珠架上,正好把牢房照亮。

            他看到江宁三人正在修炼,淡淡一笑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三位好兴致,在这里还能安然修炼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江宁睁开眼,打量着神堂主,小老头鬓角斑白,脸上棱角分明,一看就是一个干练的人。

            他从储物戒中拿出一把红木椅子,坐到牢房外面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想问一下三位的出身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江宁收回目光,“极北阁。”

            神堂主心道,“果然是极北阁的人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,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,原来是一家人。”神堂主看样心情不错,一点都不见愤怒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可杀了你们少宗主,你这个反应是什么意思?”江宁不明白他在搞什么,这时候见到仇人,不应该怒目横眉吗?

            “哼,以那小子的性子迟早是个死,早死早超生,我并不怪你们。”神堂主的反应再次刷新了江宁的三观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们宗主没发疯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还行,他正在打听你们的出身,如果你们出身比他厉害,他自然不敢动你们,如果你们的出身不如他,那就死定了。”神堂也没打哑谜,直接把宗主的底交代了。

            江宁想这位神堂主看来不和宗主一条心,弄不好还想借他们的势做点文章。

            他没猜错,神堂主就是想借他们势,宗主在极北阁有后台,他动不了,这些年在宗主面前假装一个忠心无比的手下,任劳任怨,可心里对宗主一点都不满,早就想取而代之,可又忌惮着他的后台。

            如果他能搭上极北阁的线,只要比宗主强,他就敢对宗主出手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这么说你想和我们合作?”江宁觉得这小老头挺有意思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那要看你们的价值值不值得?”

            他的意思是江宁他们的后台有没有宗主硬,能不能搬倒宗主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可以把你们宗主这些年做的坏事全交给我,我相信我们能处理掉他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能说一下你们的具体身份吗?”神堂主还是想打听清楚一点,别莫名其妙的被阴了,到时候他和宗主反脸了,这向位又不给力,那他可惨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们是内府的人。”莫晴代江宁回答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内府?”神堂主有点蒙,他好像没听过极北阁有什么内府。

            江宁看他的样子,就知道他没听过,解释到,“我们是宗家的人,不归宗内管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提到宗家,神堂主终于明白了,他有些惊讶,没想到随便碰到三个人,竟然是极北阁宗家的人,这样的背景还真不怕宗主的势力,怪不得听到安南宗的后台是极北阁还敢出手,原来人家根本就不归极北阁管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那就好,我把宗主这些做的坏事全交给你们,你们能搬倒他?”他还需要确认一下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这要看你给得料,我们虽然看不上安南宗,但也没理由帮你上位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这是当然,几位想要什么尽管说,只要是我能拿得出的,就算现在拿不出,我也会想办法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江宁还真没什么想要的,他看看莫晴和狐汐。

            莫晴想了想,“就按灵石算吧,你们安南宗有灵石矿吗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有一座小型灵石矿,每年产出的灵石不多,大概在百万之数。”神堂主心里高兴,别的天才地宝不好弄,灵石还不好弄,这些年安南宗积攒了不少灵石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五百万灵石。”莫晴开口要价,她觉得这些挺多了,安南宗每年灵石矿不过百万灵石,这就是五年的收入。

            江宁翻个白眼,这丫头心还是不够狠,就算再翻一倍,面前这位神堂主也不会皱一下眉头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好,好,这个条件我能满足。”神堂主心里乐开花了,这点灵石还真不算多。

            江宁自己想开宗,所以对极北阁弟子开宗的资料重点关注过,他知道门内的弟子开宗后,会得到宗门的大力扶持,头三年,每年都会提供一定的资源。

            三年过后才会开始向宗门输入资源,不过也不算多,极北阁并不是吸血鬼,也不指望这些资源过活。
        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        热门小说: 超级怪兽工厂 最强妖孽升级 反叛的亡灵契约者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兽血暴君,我有种! 进击的大电影 神通主宰 法师国度 小演员的王妃奋斗史 风渊剑
        凯时国际app客户端|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