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 id="56bvz"></b>
    <rp id="56bvz"><input id="56bvz"></input></rp>
    <b id="56bvz"></b>
    <b id="56bvz"><sub id="56bvz"></sub></b>

      <i id="56bvz"><wbr id="56bvz"></wbr></i>
      1. 默认冷灰
        24号文字
        方正启体

        正文 第九百二十八章 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

        作者:南希北庆分类:历史军事书名:承包大明直达底部
        一秒记住 00有爱小说网 www.miumoutlet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00ui.cc

            朱尧媖虽然还是郭淡的秘书,但她已经不像以前那样,天天坐在郭淡的办公室,如今她多半都是坐在财务室那边,主管牙行的账目。

            不可否认得是,这主要是因为她的身份,郭淡才会安排她来当这财政主管。

            但她自身的能力也不错,毕竟是出身皇家,从小接受过良好的教育,就这一点,许多人都比不上她,再加上之前她坐在办公室的时候,郭淡也经常手把手教她如何管账。

            可以说是郭淡的入室大弟子。

            过得一会儿,朱尧媖便拿着去年的财物报告,来到总经理办公室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一百三十万两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郭淡看着财务报告上面的盐引收入,不免皱了皱眉,道:“这还真是有点少啊!”

            徐姑姑道:“何止是有点少,简直少了太多,我看翻个几倍也不是问题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郭淡哦了一声,问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            徐姑姑道:“之前我朝都是施行开中法,就是每往边境运送一石粮食,就能够得到一定数额盐引,有了盐引才能够买盐,但是之后盐利都被权贵侵占,盐商运了粮,但却拿不到盐引,盐税也降至最低。自弘治变法之后,改用直接交钱购买盐引,税入才增至百万两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微微蹙眉,道:“但由于制度不完善,以及吏治腐败,盐商往往售卖超过盐引几倍甚至十几倍的盐,导致私盐盛行,这里面就侵吞了大量盐税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朱尧媖好奇道:“就连居士都知道,这应该不是什么秘密,为什么朝廷放任不管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徐姑姑瞧了眼朱尧媖,摇头苦笑道:“这当然不是什么秘密,但是那些盐官与盐商相互勾结,且势力盘根错节,朝廷每每派御史去查,也都是无功而返,可这里面得水有多深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寇涴纱道:“私盐盛行,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私盐不但便宜,且非常好,我们牙行用得盐其实也都是私盐,反之,官盐贵,且非常差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朱尧媖又有一些懵,“私盐便宜且好,官盐贵且差,这...这怎么可能?”

            郭淡呵呵道:“朝廷干什么不是又贵又烂,好比那火器,那质量简直能够感天动地,也真是难为我军将士了。而其中原因非常简单,朝廷永远都想花最少的钱,让人干最多的事,可重赏之下,才有勇夫,若无利可图,但又没有办法拒绝,大家就只能敷衍了事,这质量能好么,再加上官盐肯定是要走官道,经手得官员多不胜数,这层层索取,盐就只能变成沙子。

            私盐就不同,商人做得是买卖,是用非常合理的方式来计算成本和售价,这盐不好,人家就不会买你的,故此这私盐肯定要比官盐好且便宜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徐姑姑诧异道:“你对此有过研究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当然没有,我对于盐、粮这些买卖,不是很感兴趣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郭淡摇摇头,又道:“但你将我的这一番话套在朝廷干得任何一件事上面,绝对是非常合理,这就是一个朝廷公式,不需要去研究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徐姑姑无言以对。

            事实真是如此。

            偌大得国家,财政却老是捉襟见肘,这在历代王朝中都是非常罕见的,可见这管理之差,简直令人瞠目结舌。要说藏富于民吧,那绝对也是言过其实。

            因为从古至今都不存在一个国家,政府管理不当,百姓还能够过得非常富裕,这就是在扯淡,政府在管理方式方面可以松,也可以紧,但一定有章有法,无章无法,就会沦为弱落强食的社会,大部分百姓肯定是弱者,怎么可能会过得好。

            徐姑姑笑道:“故此我们还才指望你能够拨乱反正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!这你夸我也没用,毕竟我是一个商人,这种事可不能光嘴上说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郭淡摇头一笑,又向朱尧媖道:“芳尘,你再去把盐税得账目拿来,记住,尽量不要让其他人知道,要是让人知道我在查盐税,那些盐官不又得吓得瑟瑟发抖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朱尧媖抿唇一笑,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待朱尧媖出去之后,徐姑姑好奇道:“为何你只看盐税,而不看酒和茶,在我朝这两大税的税入也不是很高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郭淡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向寇涴纱道:“夫人,你来告诉她吧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寇涴纱讪笑道:“大姐姐,我想夫君他不看酒与茶,可能是因为我们牙行涉及这方面的买卖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郭淡哼了一声:“他曹恪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他来之前,就没有调查我们牙行每年涉及到多少茶叶交易吗?让我增加茶税,这怎么可能。在这三大税中,唯有盐面是我没有涉及,只能看看这盐税有没有操作空间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商人啊!

            徐姑姑鄙夷地摇摇头,坐了下来,道:“你与那些盐商可真是一丘之貉啊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不然呢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郭淡理直气壮道:“我们本就都是商人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在朱尧媖将有关盐税的资料拿来之后,郭淡立刻做数据分析。

            不知不觉中就已经到了深夜。

            但是屋中的三大美人完全不觉倦意,看得是非常全神贯注,且都从中受益良多。

            也不得不说,在做数据分析的郭淡,无疑是最具魅力的时刻。

            因为在数据面前,郭淡就是高高在上,都得仰望着他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三百万两!”

            郭淡最终在墙上挂着一张白纸,写上这个数字,然后道:“官盐就不说了,官盐是国库需要来定得,而不是根据市场来定的,是毫无参考价值,目前私盐的斤价大概在六厘到四分,而其中差额多半是在于运输成本上面。

            这个价格其实是非常合理的,因为盐是必需品,如果盐价过高,那么大量的钱就会被吸入盐市中,这会导致其它商品市场的萎缩。而且这个利润已经好几倍,非常可观。

            再根据我朝人口,以及人均食盐量来算,商人和朝廷的利润对半分,税入应该可以增至三百万两,但是由于目前数据不够完善,尤其是其中损耗没法计算,这上下浮动也比较大,我认为最多可以达到三百五十万两,最低二百五十万两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徐姑姑道:“这可是整整多出两百万两,而我朝白银税入一共四百万两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但是农税税入折银算是三千万两。”郭淡道:“将两百万两掺到三千万两中,效果不会很大...别跟我提酒和茶,我不可能耗尽心力去减少自己的利润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徐姑姑问道:“也就是说曹恪此策是行不通的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从结果来看,应该是这样的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郭淡点点头,道:“对于朝廷而言,盐税缺失确实比较大,因为朝廷也不可能跟商人利润对半分,稍微狠一点,盐税突破四百万两是完全有可能的。

            但是我要去垄断盐市,成本是非常高的,那两淮微商可也不是好惹的,不拿个百万两出来,可能连台面都上不了,另外,你也说了,两淮官府都非常依赖盐利,那些官员肯定也会拼死捍卫自己的利益,这都是我垄断的阻碍。

            而那边风驰集团与漕运的竞争已经进入白热化,我必须集中力量对付漕运,我暂时抽不出这么多力量来垄断盐市,要知道盐市与我的买卖没有任何冲突,对付他们,我的买卖也不会更上一层楼,但是漕运可就不同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寇涴纱默默地点了下头,她也不赞成这时候挑起新得斗争。

            徐姑姑问道:“为何你建议陛下免除特权?”

            郭淡瞧了眼徐姑姑,笑道:“你这是明知故问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首先一点,当然是为了帮助万历伸展皇权,他的一切都是基于万历,没有皇权支持,他不可能做到这种地步,随着他的盘子越做越大,皇权必然要跟上他的步伐,如果他们帝商组合出现一进一退,那就可能满盘皆输,这必须要协同好。

            其次,特权对于商人阻碍也很大,再聪明的商人也斗不过特权人士。

            最后,特权就是无底洞,同时将百姓和国家的钱都给吸进去,这国库没钱,就只有两个办法,要么要强征暴敛,要么就万历拿钱出来垫,不管是哪一种,对郭淡的伤害都是巨大的。

            徐姑姑道:“既然你知道我是明知故问,那你也应该清楚,新政受阻,你也将会面临非常大的困境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郭淡皱了皱眉,又起身来到贴满数据的墙上,他望着那些数据,突然道:“你们说如果取消盐税的话,谁的损失是最大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朱尧媖道:“取消盐税,当然是国库损失最大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非也!”

            郭淡摇摇头。

            寇涴纱不解道:“盐税就是国库税入,取消盐税自然是国库损失最大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郭淡兀自笑着摇摇头。

            徐姑姑若有所思道:“你的意思是官员损失最大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正解!”

            郭淡点点头,道:“私盐的利润大概是盐税的五倍,其中权贵、官员至少至少也得从中拿两百万两走,而国库就算全部损失,也就一百三十万两而已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说着,他在纸上写上一百三十万两。

            也就是一百万三十万两而已。

            这就是传说中的财大气粗么。

            三个美女都觉得非常无语。

            郭淡又继续道:“但若取消盐税,那些官员就无法从中谋利,因为盐商就不需要交税,那为何还要巴结那些官员,那么他们的利益就降至为零。”

            他又在纸上写上一个零,道:“换而言之,朝廷只是断了一根手指,而对方是死了。在商业中的竞争,往往不是比谁赚得多,而是比谁亏得少,尤其在两边旗鼓相当得时候,只要我亏得比对方少,那我就可以跟对方斗下去,直到对方先跪下为止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谁亏得少?”

            徐姑姑似乎想到了什么,但具体是什么,她又说不上来。

            郭淡又道:“同理而言,减少农税,哪怕去减去五成,但大家缴足税额,同时将所有的税入都算入国库,其实国库损失也不是很多,但地方官府就是彻底没钱,这么做的话,地方官府是损失最大的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徐姑姑道:“难道就不要官府吗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陛下可以看心情给他们钱啊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郭淡微微一笑,又道:“你们先去休息吧,我今晚可能得通宵达旦。”
        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        热门小说: 超级怪兽工厂 最强妖孽升级 反叛的亡灵契约者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兽血暴君,我有种! 进击的大电影 神通主宰 法师国度 小演员的王妃奋斗史 风渊剑
        凯时国际app客户端|首页